bet36体育官网

  |     |   今天是

热点查询:潞城潞城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潞城要闻

长治市潞城区“以点带面”促枫桥经验落得下守得住

乡村治理不靠“热情”靠“引领”

 时间:2019-01-11 10:47       大    中    小      来源: 潞城新闻中心

  山西法制报记者 杨锐 张都锁 杨瑾

  放下“组织部门抓党建”的固有思维,让党建成为基层社会治理的“定海神针”,努力摆脱治理“靠热情、靠自觉”,全力推动基层社会治理实现“有战斗堡垒可用,有先锋模范引领”;坚持将乡村民主、道德规范、法律措施转变为老百姓对自治的认可,对德治的弘扬,对法治的敬畏,进而最大程度地实现“三治融合”;始终把平安与服务紧紧联系在一起,用服务助推平安,用平安“反哺”服务,最终达到平安不出事,服务不缺位。

  2018年以来,长治市潞城区运用“枫桥经验”推动基层社会治理,在干中总结提炼,在干中探索创新,走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乡村治理新路径,成为上党地区推广发展“枫桥经验”的典型样本。近日,本报“枫桥经验基层记者行”采访小分队走进潞城广大乡镇、社区、农村,一道解锁这里的基层社会治理“密码”。

  一首红歌唱了几十年“党建引领”历久不衰

  在潞城区翟店镇小天贡村,每逢村里重要集会,除了必不可少的文化娱乐活动,有一项仪式几十年来历久不衰。将叠放整齐的党旗庄重摊开,由党龄最小的党员双手撑直,村两委班子成员分别跟随,中心广场自觉列队迎接,一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党员群众齐声高唱,“爱党爱国”的旗帜迎风飘扬。

  “这个村子可以说是我们推广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的党建样板。”翟店镇党委书记王振宁坦言,当下基层社会矛盾有很大一部分比例来自基层党组织“软弱无力”,群众有事找干部,干部有事找乡镇,矛盾未先“过滤”,直接上交。结果就是群众对党员干部信任感下降,党员干部与群众越来越生分。

  问题根源找到了,对症下药成了当务之急。很快,翟店镇根据潞城区扎实推进“十有十无”乡村治理先进村创建目标,开始“示范引领、典型带动”新尝试。“小天贡村就在这时进入我们的考察范畴,别看这村小,但它始终有一个坚强的党支部,有一批政治觉悟高的党员干部。村里有什么大事小情,干部带头,党员参与,上门服务,不等矛盾生成,就被大伙给压下去了。更为重要的是,多少年来党员干部坚持把村里的大事晒出来,把老百姓的疑问解开来,让党员干部变成一把公平尺,量哪哪通透,量谁谁服气。”

  说起“青睐”小天贡的原因,王振宁看重的是这儿姓“党”为“党”。

  在村里走访,群众说起共产党员总是有“一箩筐”故事。“咱们村子矛盾少,就是共产党的牌子立得响,老党员病逝,两委班子成员主持,追悼会给大伙讲讲他的生平往事,党员自豪感油然而生。新党员入党,先参加‘护秋’行动,体现一番先锋模范的作用,久而久之,为民服务的意识不断增强。这些累积起来,大伙心里有了依靠,矛盾自然减少。”

  潞城区将党建工作与学习推广新时代“枫桥经验”相结合,集中整顿农村软弱涣散党组织,向27个软弱涣散村(社区)党支部选派了驻村工作组和第一书记,从严从实进行整顿。

  持续加大“全科网格”“两网融合”“党员进网格”、“三官”进社区等工作力度,构建党组织服务网络,充分发挥党员和村干部带动作用,主城区内新设立的4个社区,辖区内3856名党员全部到社区报到,参与社区治理。全区基本形成了“党员都是网格志愿者,干部都是网格员,书记都是网格长,包村干部都是网格指导员”的良好工作局面,村级组织服务群众的能力和水平明显提高。

  “多一个讲习所,养一缕好村风”

  “三治融合”处处是阵地

  “多一个讲习所,养一缕好春风”。在潞城区合室乡堡头村村委办公楼内,有一间屋子总是人气很旺。听听今天村里的“乡贤”会讲哪些寓意深刻的精彩故事,看看这一期“家风家训”好榜样又有谁光荣上榜,找一找自己家提供的好点子是否被采用,大伙聊得尽兴,文明之风也越吹越劲。

  与讲习所一墙之隔的是村里公认的“说事拉理”好去处。“夕阳红调解室”由六位在村里有较高威望的老干部、老党员、老教师组成,运用“家族亲情、教师恩情、朋友感情”相结合的“三情”调解法,专事调解各类农村日常纠纷,努力扮演好“和事佬”的重要角色。

  王满仓,一位在基层教育战线工作几十年的老教师,退而不休,主动加入“夕阳红调解室”。“我在村里、乡里干了一辈子教师工作,不敢说桃李满天下,但学生对我敬重有加,大家都愿意在我的主持下说说委屈,谈谈出路。有了这个先天基础,我再给双方分析一下利弊得失,握手言和的几率大增。”对于自己在调解室的定位,王满仓老人心里有数。

  张国林,村里德高望重的“老支书”。三十多年的基层党支部书记经历,让他深知村情、民情。“村里的事,无外乎邻里纠纷了,婆媳矛盾了,土地争议了,遇事首先得把准脉,知道大伙想听啥,需要啥,怎样才是明理,怎样才是正道。我出来最大的优势就是大伙觉得我是长者,我说的话不偏不倚,这就够了!”深耕农村使得张国林老人说话分量十足。

  合室乡党委书记薛满春眼里的“三治融合”正在堡头村开花结果。他告诉记者,堡头村的乡村治理范本让他明白了“枫桥经验”必须因地制宜,必须紧紧抓住社情民意这根主线,必须善于挖掘村里一切可供利用的资源,以群众的接受度为衡量指标,以百姓的满意度为推广重心,用大伙喜闻乐见的形式实现自治、德治、法治的有效融合。

  潞城区以“三治”融合为大框架,注重结合村情实际,量体裁衣,既做“加法”,也做“减法”。对矛调工作基础扎实的村,通过打造品牌调解室提升影响力;对有驻村企业的村,积极开展村企平安共建,在实现互利协作的同时,减少企地矛盾。与此同时,对示范创建村也提出了一系列“底线”要求,每村都要建立健全“一约四会”,做到“村务依约,议事上会”;每村要有一间便民服务室,干部每天轮流坐班,让群众能“找得到人,说得上话,办得了事”。

  “十有十无”汇集各方智慧

  乡村治理“咬定青山不放松”

  潞城推广新时代“枫桥经验”始终坚持不照搬、不玩花架,力求踏实稳健,扎实有效。用潞城区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刘浩刚的话说就是“尊重社情民意、尊重群众首创、汇集各方智慧、确保落地生根。

  潞城区结合实际,提出了“十有十无”的乡村治理工作总抓手,“十有”列出了乡村治理先进村创建的“正向标准”:“有组织保障”“有集体收入”,对基层党组织建设、村集体经济发展提出了要求;“有议事规则”“有村规民约”“有民主监督”,对深化村民自治实践进行了强调;“有调解机制”“有便民服务”“有防控体系”,进一步细化了农村法治、公共服务下沉和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等工作;“有村风家风”“有乡贤楷模”,从德治层面为乡村治理工作注入了文化动能。

  “十无”则列出了“负面清单”:“无黑恶”“无毒害”“无盗骗”“无赌博”“无刑案”,紧扣当前深入开展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和整治“黄赌毒枪爆”等专项行动;“无邪教”“无非访”“无脱管”,突出强调反邪教、信访维稳及重点人员服务管理工作;“无事故”重在防范农村地区道路交通、食品卫生、安全生产等各类重大事故;“无陋习”则是农村移风易俗最直接的体现。

  经过半年的时间,潞城区打造出一批各具特色的示范点,提炼出了一批好经验好做法,也初步形成了先进村创建的基本模式和运行机制。小天贡村的“矛盾不出村”,朱家川村的“村企共建”,杨庄村的“一袋盐”治村、“一桌饭”议家训,西南山村的安防监控全覆盖,南流村的“三个一”管理模式,米家村、李家村、三井村“两委”班子人人都是网格员,宋家庄的“1145+”农村治理模式等,都成为“枫桥经验”在潞城的生动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