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     |   今天是

热点查询:潞城潞城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潞城要闻

西流晚渡:夕阳下最后的河流挽歌

 时间:2018-12-24 09:30       大    中    小      来源: 潞城新闻中心

  1

  西流晚渡是潞城古八景之一,是古八景中唯一一个与水相关的传说,不,曾经它不是传说,而是真实存在,当一切在时光中湮没,对于现世的我们来讲,就成为传说。

  明朝《潞城县志》中有这样的记载,万历年间的知县冯惟贤写到:考西流在县东北,水势汪洋,旧传每日夕时,有神人临流而渡,今杳不可复睹。而牧童农夫日晡争涉,或厉或揭,霞光返照,就中风致堪入品题,当不徒杂乱之鸟声,随波上下而已也。

  写了这样的序,之后便是诗,也就是正题:

  环抱青山烟树稠,一湾绿水向东流。

  耕樵归去牛羊下,日落平川晚渡舟。

  在冯知县的眼里,虽然旧时相传的神人已不可睹,但牧童农夫争渡的景象,他还是见到了的,霞光,也就是夕阳从西方铺过来,河流上一片桔黄,人欢鸟叫,水中绿色的波纹荡漾不已,当得入画,也当得入诗。

  几百年后,清朝知县张士浩也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波水潺潺沂浅流,斜阳残照漾津头。

  往来农务村村急,满岸垂杨不系舟。

  牧童驱犊返,田叟荷锄归。

  落日西流渡,双双鸥鹭飞。

  在张知县的眼里,牧童与牛犊、农夫与荷锄、落日与残照、渡口与水波、垂杨与舟楫、鸳鸯与黄莺,一对对不可分割的意象构成美不胜收的诗景,在这里,诗是和波纹一起荡漾进人们心里的,不管你会不会作诗。人类最初和最后的精神归宿必然是这样的景。

  从他们的诗中,可以看出,当年的西流渡口很美很繁忙。知县的诗情和尘俗世界交织在一起,构成我们载入史册的美景。

  但我们要寻找它时,它已不知去向。

  2

  能想像得到,明清时期,这里的人们还是田园式的生活,自给自足。

  牧童创造了杏花村的意象,也是普通人家的一种生活方式。牛,是人们生活必需,是一个家庭最重要的劳动力,放牧就是孩子学堂归来以后的主要工作,牛吃得好,自然耕种也就不是问题,而且平时还要靠牛来代替脚力,出门串个亲戚,牵了牛、套上车便可以去。而我想,我们的古人不停地描绘到河边的牧童,是因为牛在黄昏时候要到河边吃草饮水。

  田叟,也就是农夫,从陶渊明起,耙犁铧耕,把酒东篱,面对南山,夕阳下荷锄而归,竟然成为诗歌史上最为推崇的文人生活方式,也是今人绕不过去的唯美意象。这本非农人所愿,其实,各人有各人的悲欢离合。

  夕阳,被多少诗人描摹,他们争先恐后地写,生怕少写了一个,他们的诗歌就不再丰富,“送飞鸟以极目,怨夕阳之西斜”(李白),“江村片雨外,野寺夕阳边”(岑参),到李商隐不尽的叹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再到马致远的孤绝“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夕阳被赋予太多内容。我们爱夕阳,也许为了极致的最后的美。

  “野渡无人舟自横”是种美,舟楫往来如梭,货物和人流也如织,也是一种美,那是一个地域最繁华的景象,代表着人类的一个历史时期。

  两位知县都没有明确地写到渔夫,渔夫也是诗歌一种最重要的意象,是悠然自得,是江舟往来,更是隐士的写照。但这里为什么不写呢?我想,他们虽看起来未写,实际写了,是虚写却也是实际存在,那便是,黄昏下的渔夫便是牧童和田叟。河流边生活的人,早已是一身本领,放下扫帚搂起锄,便能走入他们想要的方式。牛在河流饮水时,牧童便可以代替家里的大人去撑起渡船,送往来的人们去往彼岸。农夫田地劳作归来,解开自己家的船缆,哼起一首歌儿或者唱几声号子,便可以摆渡了,等到月上柳梢头,他便回家,也许还顺便捞几条鱼,回去打牙祭。此刻,坐在电脑前,写下这些文字,我仿佛面对的是几百年前的西流晚渡,不禁为自己的发现绽放出最美的笑靥。

  这其中的任何一个意象都可以成诗,何况几处意象归一呢?除了感喟一声美,穷尽枯肠,竟然再无美好的形容辞。

  3

  那么,西流晚渡在哪?

  西流村中现在一座文昌阁,阁的东面,拱券上有四个大字:晚渡流芳。也许是这里?据说,以前的西流,出了文昌阁,便是水势汪洋。

  到达西流村的时候,文昌阁正在修,晚渡流芳四个字我没见到,工人们说,他们把原来的石块都标了号,将来按原位置放进去。我没有言语,而我现在看到的阁楼已经与原来照片有了很大区别,还是那句话,每一座古建的整修都会毁坏百分之六十,这是没办法的事儿。我不能对此事作出评语,但我喜欢原来的沧桑美和颓废美,即使整修出原来的高度宽度和模样,但古建已经失了魂儿。

  从文昌阁再往东要走一段才能到达河边,今日的河流也不是昨日的河流,这是哲人说过的哲语,不容批驳。汪洋的水势早化作尘烟,河道一改再改,河流在岁月中退缩。

  文昌阁外,便是曾经的西流渡口吗?

  4

  西流村,曾被称为“晚渡村”,村民们说,这是祖辈们流传下来的,古时庙宇里墙上就有晚渡村的字样。

  为什么是晚渡村?

  又为什么会有晚渡流芳?

  据说,古时路堡有一程氏少年,在西流这个地方求学,估计那时候,西流村是有私塾的,路堡与西流一河之隔,这位少年自幼孝敬双亲,求学也不忘侍奉父母,每晚必从西流回家为父母烧汤煮饭,这样的行为感动了神灵,夜夜都有一艘小舟护送,舟上有一盏明灯。这位少年后来科举成名,官任布政,上任后,想起求学故地晚渡一事,即赐名“晚渡流芳”回馈西流。西流乡民们敬重这位成为布政的少年,也以“晚渡流芳”为荣,大家商议把村名改为“晚渡村”,恰值此时,西流人寿年丰,安居乐业,一时间,朝野盛传。

  村民又觉得这位程氏布政,孝敬双亲、勤学苦读、重情重义的品格值得人们永远地颂扬,于是就把“晚渡流芳”这四个字嵌入文昌阁上,意为与文昌君(文昌帝君是中国民间和道教尊奉的掌管士人功名禄位之神。文昌本名星,亦称文昌星,或文星,古时认为是主持文运功名的星宿)同荣同意同辉,借此激发西流子弟奋发攻读,光宗耀祖,后来,西流成为书香之地,也与此有很大关系。

  “晚渡村”后来哪去了呢?

  再听刘汝沁老人讲。

  明朝中期时,晚渡村还是经济繁荣、社会安宁的。当时村里的段姓人家族群大、人口多、家教优、人缘好,四乡八邻都是有名的,段姓子弟获取功名的自然也多,在外居官的也多,且多有清廉之名。有位在山东(有说广东)任职的段志贤,性情暴烈、做事果断、不阿谀奉承、不贪脏受贿,正气凛然,在地方上有“段青天”之称,因得罪皇亲国戚惹下杀身之祸,惨被抄家灭族,晚渡村也成了打击对象。段姓人们纷纷出逃,即使没有逃走的,也隐姓埋名惨淡生存,曾经繁荣的晚渡村人员骤少,土地荒废,民不聊生,村民们为避嫌免迫害,把晚渡村改为了“西流里”,一直延续到明朝中后期。至今,人们仍曾为西流。

  晚渡村来来又去去,但晚渡流芳还是传了下来。作为书香之地的故证,永远地镌刻在文昌阁上。

  而文昌阁也成了人们祈求文运之所在地,每到考试临近,香火总是很旺盛。

  至于这个村子,在称为晚渡村之前名为什么?已不重要。

  5

  晚渡处,也就是渡口,到底在哪儿?

  走在河边,与西流拉开一点点距离,再审视,再回味,一种思路在心中清晰起来。

  晚渡流芳处,不是仅仅一个渡口,而是河流岸边长长的一段,两岸青山妩媚,田地上庄稼摇曳,田叟们要走过长长的一段路去耕种,说不定还要坐船到对岸去,牧童也是在长长的河岸上放牧,岸边的杨柳毵毵,每年春来,总是剪花为裳,裁绿为妆,与松竹为邻,披日光为被。天上燕鸣莺飞,水里鸳鸯缠颈。端的一幅美景。当然,走出文昌阁应该看得到。

  这样的美景是山水对西流的赐予。斯地人杰地灵,连嫉妒都变的奢侈。

  6

  我们今日寻来,为何会踪迹全无?

  也许别人不再考究,但我想,我应该知道,对那些逝去的,明白其缘由,才能更珍惜今日。

  长长的一段时日,我不得其解,求教过,皆不知所云。

  一直到再拿起著名作家张锐锋的《蝴蝶的翅膀》,看到其中一个章节《河流的终结》,我忽然明白了。晚渡流芳的消失是河流的一曲挽歌。张锐锋写的是黄河,他这样写:

  “木船也是美的,人类最原始的创造物总是具有对自然的模拟成分。木船的外形酷似落叶,古老的造型中含有大自然的神秘激情。木船如同一段往事,既让人崇敬又让人感伤。正是这些木船,在黄河里行驶了几千年,使这纯属自然的黄河,得到了文化意义上的伟大生命。一代又一代船工,把这样的船只拉到上游,载着木材、煤炭、陶瓷以及别的物品,再顺流而下,散布到黄河沿岸人类的居住地。它把分散的、细碎的、独立生成的农耕文明,聚合成一个巨大的文化整体,黄河因此成为文明之母。在我看来,这木船以及木船上的船工,才是中华文明的缔造者,黄河因此而获得母亲河的凝聚力,古老的文明有了自己不朽的内核。现在,我看到了黄河的衰亡,这个不朽的内核正从文明中分离出来,它哺育文明的使命已经完成,一旦它所受惠的事物不再能够施恩于它,它就立即将施恩者抛弃!陆上交通已四通八达,它比水上交通更安全更简易。大桥横跨黄河,它是最大的渡船。人们的生活靠这些运用现代施工技术建造起来的公路铁路衔接起来,木船被舍弃了。黄河仍是那么幽深,它躺在天宇之下沉重地呼吸。”

  读了一次又一次,终于明白,晚渡流芳与黄河一样,曾经的舟楫如梭,创造了“晚渡流芳”的人间美景,创造了我们潞城地域内一处河流文明,书香与夕阳的照耀让这个文明在历史中溢彩流光。当河流上的那些木船终结,这个文明就死亡了,再不可能回返。是大桥的建造,让木船变得颓废乃至最后成为农人灶火里的一把柴。

  西流村不远处的石梁如今五桥飞架,赵店桥也是几易其容,陆上交通四通八达。西流村中的古道也被时光抛弃了,渡口自然就是昨日黄花。

  不必叹息,不必凭吊。

  历史以摧枯拉朽的方式前进,一代又一代,一处又一处,万般宫阙都作了土,新的时代创造新的文明,旧的总要被替代,生命会逝去,也会再来,拈花一笑,宇宙就是一个大轮回。

  而晚渡流芳已化作纸墨,永远矗立在线装书上。

  7

  彼岸有花,谁是红尘摆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