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     |   今天是

热点查询:潞城潞城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潞城要闻

古韵新风话曹庄

 时间:2018-12-21 09:38       大    中    小      来源: 潞城新闻中心

  文/王魏红

  曹庄村,既名不见经传,也不闻名遐迩,它就像一朵不起眼的小花依偎在大山的怀抱里,享受着日月的恩泽,经受着风雨的考验,淳朴而不失文雅,柔弱但不减风骨,它有着厚重的历史,也有着动人的故事,它就是我的故乡。今天,我就给大家讲讲曹庄村的故事,它的故事是爷爷奶奶们的故事,也是父亲母亲们的故事,更是我们的故事。

  村名的故事

  小时候,常听母亲说:“曹倒了,牛跑了。”意思是说,曹庄村原来是曹姓人所建,牛姓人迁徙而来,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曹姓人没了,牛姓人也没了,村中既没姓曹的,也无姓牛的。至于曹姓人的“倒”了,其实是谐音“槽”字。虽然村中已无曹氏,但后世仍用其村名,可见曹庄村当时影响之深远。至于建村于何时,无确切资料,最早的明代天启年间的《潞城县志》中,已有村名记载,结合合室乡黄龙洞遗址和辛安泉镇古城村的古潞子国遗址来看,处于两者之间的曹庄村历史不会很短。

  笔者认为,“曹倒了,牛跑了。”的原因有两个方面。一个原因是战争,据史料记载,曹姓为古老的姓氏,源自西周王族之系,起源于山东,后迁至山西等地,历史上多次大规模举家南迁躲避战祸。唐朝末年,黄巢起义,曹氏曾大规模举家南迁。上党因其处于战略要冲,为兵家必争之地。唐朝末年及五代时期,唐梁征战于潞,二十余年,殆无虚日。二十余年的战争,给潞州地区的老百姓带来的灾难可想而知,经济萧条,民不聊生,再加上盗匪的掠夺,逃难成为他们最好的选择。村中的曹姓人家汇入曹氏南迁的大潮中极有可能,曹氏走后,而牛姓人家也随之逃离,另外一些无处可走的人家苟且度日。另一种原因就是灾荒,我村的地理特点是有山无水,老百姓靠天吃饭,遇到干旱等自然灾害,便束手无策,人们为了躲避灾荒暂时流落他乡,没想到一去不回,空留下一个村名。几百年的变迁,新的姓氏不断迁徙而来,形成了现在以申姓、王姓、郭姓、孟姓为主的杂姓村,但村名仍沿袭旧称。

  道光年间的故事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转眼来到清朝道光年间。道光在位三十年,内忧外患,虽励精图治,但成绩平平,没能阻止清朝下坡的态势。在曹庄村,道光年间却表现出了历史上罕见的兴盛景象,法治、德治得到彰显,给后人留下了许多有价值的遗存。

  道光九年,村中有位姓王名德英者,乐善好施,由于没有子嗣继承香火,便将自己家祖业地三亩半施于圣母庙(歇马寺)前,以求神保佑。古代田产即为家产,是人们赖以生存的主要生活来源。王德英将自己的家产无私奉献给大家所敬仰的圣母享用,真可谓慷慨之举,当为万世称颂。村民为其所感动,便将此事刻于石上,以期永久扬其大德。详见《王德英施地碑》。

  无独有偶,道光二十一年,村中圣母庙底座东北隅地势缺陷,岩壁参差,上面荊棘丛生,下面为土墟,若不及时修葺,年深日久,将会导致庙宇倾覆。村中有一申氏,每见此景,便会心生忧虑,于是不惜投资,对缺陷进行加固修整,才使圣母庙安然矗立至今。此事同样被人们铭于石上,以示后人。由于碣石长期暴露于外,字迹斑驳驯纾豢醇昴城O昙渡旯┑乇贰

  从上两件事足以看出,在这样一个山村,能有如此德行高蹈之人,实属可贵,当时的社会风化可见一斑。孔子曰:“德不孤,必有邻。”就在前一年,道光二十年正月十五日,我们村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宴会——乡饮酒礼。提起乡饮酒礼,说来话长,起源于周代,是士大夫借乡人聚会对民众进行尊贤、尚齿教化的形式,尊贤就是尊重贤能之人,尚齿就是尊崇年长之人。那时候的乡相当于现在的县或市,后来区域逐渐缩小。这种礼特别受士大夫欢迎,到明清更加隆重,所需费用由中央拨款,专款专用,直到道光二十三年,政府把举办乡饮酒礼的费用充为军饷,才下令改为地方拨款,在《潞城县志》(清·光绪版)中明确记载:“乡饮酒礼银十五两。”乡饮酒礼,一般在乡间举行,由政府官员主持,选出本地治家有方、内睦宗族、外和乡里、义举四方、有崇高威望者推荐为乡饮酒礼的大宾,弘扬其风节,彰显社会和谐温惠。乡饮酒礼一般在农历正月十五和十月十五举行,那时候乡间农事既毕,百姓闲散,正是实施教育的好时机,能有效防止凶讼之事发生。村中一户人家珍藏有一块门匾,是当时潞城县代理儒学正堂张氏为乡饮耆宾锡祉所题,匾中四个阴刻朱红大字:“德重宾筵”,意思是主人德高望重,筵席上的宾客均是德行高尚之人,借以鼓励人们向其看齐。这位乡饮耆宾为当时村中的文化教育和乡民自治作出了很大贡献,成为家族的骄傲,可惜无家谱记载,无法找到更多资料,只有儿孙们立的这块匾额让我们心生敬佩和怀念。

  道光二十四年,村中制定了禁止砍伐树木的条例,明确了砍伐不同地方的树木所受的惩罚,从坟中放牧到砍伐坟中郊外枝条等做了详细规定。不仅罚,还奖赏拿获之人,真是赏罚分明。(详见《禁伐树木碑》)道光二十七年,村中制定了禁止赌博的条文,时任县令刘天之(《潞城县志》无记录),兴利除弊,村民钦仰善行,便合约定此村规,明确了禁赌令颁布的目的、要求等。(详见《禁赌碑》)。从这两块碑碣可以看出当时村民在自我教育、自我管理、维护村中社会秩序稳定方面具有高度的责任意识,正是由于人们有这种主人翁意识,村风才会正,村貌才会焕然一新,老百姓才会生活安定,整个村才能和谐发展。

  了解历史才能更好地走向未来,道光年间的这些遗存让我们了解了先辈们的真实生活状况,填补了我村历史上的空白。特别是这些碑刻、牌匾,它们的内容行文隽蔚,词约意丰,儒雅之气蕴藏其中,非一般人所能撰写,不得不让人佩服当时乡人中有如此深厚文化底蕴者。也彰显了乡人重视教育的社会风气,就像碑中所刻:“凡我村庄,首重树人,其次树木。

  歇马寺的故事

  歇马寺就是村中的大庙,从院内墙上道光年间的碑碣可知(《王德英施地碑》和《申公施地碑》),它原来叫圣母庙,传说是娲皇圣母往返河北涉县索堡时歇马的地方,人们又叫它歇马寺或歇马殿,村民习惯叫它大庙。“曹庄好花庙,石梁好街道,南马干瞧不会造。”这是从母亲口里听到的关于曹庄大庙的溢美之词,可见当时大庙的宏伟和华丽在整个乡里是数一数二的。据申双福老人回忆,小时候村中大大小小的庙宇有十三座,供奉着不同的神圣,目前只剩下村西南盘龙山中的三圣庙,三圣中就有九天圣母,三圣庙始建于明嘉靖辛亥年。歇马寺的建筑年代不详,从结构看为清代遗构,由石、砖和木混合建成。专家推断应该是清早期或中期所建,大约有400多年历史。庙建于一个崖壁之上,东临沟底,靠一架歪咀拱支撑着,拱下是石砌的古道,解放后,人们在拱外新修了一条路。登上二十几级台阶,(最上层两边的石狮已被盗)便会看到庙门的全貌。庙门为二层建筑,上为倒坐戏台,下为庙的正门。正门两侧有两扇拱门,拱门上方有砖雕的匾额,东为“德风台”,西为“敦化阁”,不过“阁”字是前人所断,从模糊的迹象看,更像“栈”字(待考)。“德风”源自《论语》颜渊篇第十二,“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敦化”语出《礼记·中庸》,“小德川流,大德敦化,此天地之所以为大也。”意思是德风盛行、社会和谐,体现出为政者的德治思想。进去大门,会看到正对着大门的高大的正殿和东西厢房,正殿建于高1.5米的石砌台基上,前有献殿。献殿卷棚硬山顶,面阔三间,进深四椽,献殿有两排高大的整体石柱,每排四根,前排为圆形,后排为方形,下有大象形石础,石础上雕刻有精美的花纹,寓意着吉祥如意。正殿单檐硬山顶,同为面阔三间,进深四椽,斗拱为三踩,架梁为五檩前廊式构架,有四根圆形木柱支撑。献殿与正殿檐椽相抵,浑然一体。正殿东西两边相连的厢房是二层小楼,老人们叫“看楼”,就是坐在上面看戏的楼,这样高规格的看台只有官宦或有钱人家才能享用。看楼连接的是较矮的厢房,与戏台相连,从墙体裸露的石础木柱来看,原来并没有房间,是后来用作学校,为了增加教室的数量而修建的,厢房的门楣是木质结构,上面浮雕着精致的图案,隐约可见有笛子、酒葫芦、算盘和宝剑等,我们已无法知晓这些图案的寓意。还有一些学者通过山门上的匾额和厢房门楣的木雕认为是古代官驿,也不无道理。“敦化”和“德风”是儒家的为政思想,而儒家思想的重要社会影响在于它为封建统治阶级创造了整套治理国家和社会的理论思想体系,并让中国的统治阶级成功应用于中国的社会国家治理实践,获得了封建社会统治中国两千多年的光辉人类发展社会史。这种伦理思想上升到中华民族精神意志被应用到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如果说是圣母庙显然与这些信息相悖。沧海桑田,世事更迭,此一时彼一时,官驿、圣母庙、学校,也许就是它的演变过程,功能随着需要而改变。就是这样的一座古老而宏伟的建筑,承载了曹庄村多少代人的情感啊!从圣母庙,到后来的学校,曹庄村民最神圣的活动都在这里进行,我的母亲小时候就在里边上学,我的小学也是在这里读完的,这里的一砖一瓦,每个角落都留下我的祖辈和我成长的足迹,而它也永远留在我们的童年记忆里,成为我们闲暇之余的美好回忆。

  英雄们的故事

  俗话说:“英雄不问出处。”曹庄虽然地处偏僻,但也是英雄倍出。抗战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我们村的许多青壮年积极投身到保家卫国、争取民族解放的战争中,有的甚至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据《潞城县志》记载,我村在此期间牺牲的烈士有32人,其中抗战时期牺牲的有21人,解放战争时期牺牲的有11人,为当时全乡之首。他们中,有牺盟会干部,有决死队战士,有连长、副连长、指导员、排长,有普通的战士,也有民兵。他们的牺牲地方,省内的大部分在潞城各地,省外的遍及河南、湖北、大别山和四川等地。这些年轻的生命,在国家濒临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挺身而起,用血肉之躯捍卫国家的领土和主权,争取民族的解放和自由,他们的精神与日月同辉,他们的青春共松柏长青,他们的名字永远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的丰碑之上。他们是曹庄村的骄傲,更是值得我们代代铭记的英雄!

  在曹庄,还有一位大英雄,他就是担任过毛主席警卫的孟进鸿少将。他1951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由于工作成绩突出,参战积极,多次受奖。1952年5月调到中央公安警备师、团工作,6月调到中央警卫团,历任中央警卫团连长、文化教员、干部副科长、警卫团办公室秘书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警卫局办公室副主任、解放军政治学院学员队副政治委员、政治委员等职;1960年曾参加青海西藏剿匪,荣立三等功;1961年从事保卫毛主席的安全和生活工作,直到毛主席逝世。孟少将在艰苦的环境中严守军纪,忠于党忠于人民,既不怕苦,也不怕死,守候在毛主席身边十六个年头,尽心尽责,为人低调,把“认真工作,老实做人。”八个字作为自己做好秘书工作的信条。孟老从小爱学习,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雄赳赳、气昂昂、抗战杀敌的大英雄,但是,历史却赋予他另一种特殊的使命,使他成为另一种英雄,他的好学精神和踏实做事的作风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

  道德模范的故事

  在社会主义社会建设的大潮中,曹庄村不甘落后,在几代村干部的带领下,人们生活日渐富裕。富裕后的人们没有丟掉村中延续几百年的敦化之风,善行义举层出不穷,王满英孝敬婆婆的故事已成为美谈。古人曰,百善孝为先,67岁极其普通的农家妇女王满英,2017年被评选为潞城市道德模范。我和王满英是本家,和她女儿是同学,对她的为人比较了解。她自从嫁到婆家,相夫教子,家庭和睦,深得邻里好评。王满英从小就失去了母爱,她和婆婆相处几十年,情同母女。不幸的是十几年前王满英的丈夫病故,使这个幸福的家庭失去了顶梁柱,一家六口人的生活都需要她来打理。孩子们常年在外打工,春种秋收、侍候老人的担子就落在满英一个人的肩上。她自己身体也患有高血压,常年离不开降压药,可她苦了累了从不张口。婆婆年事已高,一时一刻也离不开人照顾,满英无怨无悔地照顾着婆婆。期间,婆婆不慎摔倒几次,胯骨骨折,新伤旧痕,痊愈很慢,躺在床上不能动,满英每天没明没黑、床前床后伺候着,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不论白天还是晚上,满英和婆婆从没有分开过,成了婆婆的精神支柱。婆婆在儿媳满英的精心照料下,慢慢地又恢复了健康。老人逢人就夸奖儿媳妇比闺女还孝顺!满英也总是亲切地说:“婆母也是娘!”王满英用实际行动继承和弘扬了中国孝老爱亲的传统美德,堪称潞城楷模!在曹庄村,像她这样的媳妇很多,她们默默无闻,辛苦付出,为家庭和睦、社会和谐注入了正能量,值得我们敬佩!

  在曹庄,还有很多道德楷模。他们时刻不忘家乡人民,纷纷为家乡的发展出钱出力,出谋划策。

  二十几年前原长治市计委副主任申保禄,虽长年居住外地,但心中牵挂着故乡。为了让家乡的孩子们和城里孩子一样,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学习,多方筹措资金,为村里盖起了二层教学楼,解决了村里学校多年借用大庙的困难,一时斐声全乡。在建设中,他还亲自参与设计、制图、施工,并亲自监工,赢得百姓称赞。

  长治昌盛集团董事长申河江,先后投资约五十万元,为村里进行道路硬化、供水管网维修、资助学生上学、支持文化惠民等,为村民发放过年福利,通过自己的公司解决村中二十多人的就业问题,让老百姓的生活质量得到很大提高。

  原长治市国土资源局副调研员申爱民,看到村中道路由于大雨冲刷,塌方严重,影响到村民的出行安全,又无资金修理,积极为村里争取项目资金,解决了村中的地质灾害隐患。主动帮助村民进行废弃土地复垦,增加农田二十多亩,有效改善了村民的居住环境,还主动为村级管理出谋划策,帮助村干部解决村里发展难题。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记住乡愁,正是他们心中那份对故乡的深深眷恋,成为他们心中抹不去的乡愁,时刻与故乡同呼吸、共命运,为故乡奉献自己的光和热,他们是百姓心中的大爱之人,大德之人。

  曹庄新村的故事

  现在,当我漫步曹庄村,心中会由衷地感叹,村里的变化真大啊!

  漂亮的文化墙沿路而建,集建筑、图画和宣传教育于一体,与山村景象自然融合在一起,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街道干净,不时有专人打扫,还有垃圾车定时挨家挨户收集,避免了垃圾乱堆乱放造成的环境污染,这可是以前只有城里才有的事,老百姓的环保意识越来越强,主动参与到环境治理中。新的文化活动广场格外引人注目,文化公园亭台矗立,绿树环绕,围栏曲屈,跳广场舞的大妈们丝毫不逊色于城里的大妈。社会风气越来越好,村委领导从百姓利益出发,成立了红白理事会,制定了一系列条约和制度,一切依制度办事,缩短办事天数和餐数,切实减轻了百姓的负担,节省了家庭开支。办事时,拿锅、盆端饭的现象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文明用餐,礼让用餐。村委领导把村民的困难当作自己的困难,多方奔走,与潞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签定了小米收购保底合同,并为其代加工,既保证了百姓的收入,也使集体得到赠收,今年帮助村民出售小米上万斤。再加上政府扶贫单位宣传部组织的消费扶贫活动,让老百姓不再担心卖粮难,种地的积极性大大提高。在提高百姓经济收入的同时,村委领导不忘对村民的素质进行提高,不时地请来烹饪、卫生保健方面的专业人士,对村民进行培训,提高村民的生活素质,进而提高生活的质量。这就是我魂牵梦萦的故乡,它的故事让我为之动容,讲也讲不完,听也听不够。

  曹庄村从历史的深处走来,沐浴着浩荡的敦化之风,一代代人传承着伦理美德,传递着温暖与感动。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小康路上,在党中央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大决策部署下,曹庄村正以崭新的姿态走进新时代。